專題分享

口蹄疫拔針之回顧與展望

農業科專服務小組/楊舜堯 專案經理

什麼是口蹄疫?

口蹄疫是感染偶蹄類動物的病毒疾病,豬、牛、羊和鹿都能被感染,是一種高致病性病毒,1997年重創臺灣養豬產業的是由O/Taiwan/97豬專一性病毒株所引起,潛伏期約1天到5天,豬受到感染後會有高燒症狀,黏膜、口吻和蹄冠等部位的皮膚出現水泡、糜爛、裂蹄,嚴重者會掉蹄,此外也會導致豬產乳、產肉能力下降。如果感染對象是仔豬,病毒容易入侵心肌而出現虎斑心病變,甚至導致死亡。口蹄疫另一個特色是傳播力能力強,能透過飛沫、動物接觸、人員衣服、器具設備及交通運輸等途徑傳染,此外,口蹄疫的病毒直徑只有30 nm,顆粒小能隨風散布,因此一個地區如果發生口蹄疫,可透過各種途徑迅速擴散。當動物受到感染後,病毒會出現在體內各組織、分泌物以及排泄物中,感染動物被屠宰後,病毒會進入不活化狀態存在於屠體中(侯庭鏞、項芊芸,1997年),如果在冷藏或冷凍環境可以存活更久,因此口蹄疫疫區的生鮮豬肉產品都不能出口到其他國家。

臺灣口蹄疫的爆發

臺灣的口蹄疫是在1997年爆發,這時期是養豬產業的高峰期,養殖戶高達25,357場,豬隻飼養量高達1,069萬頭,每年屠宰量1,431萬頭,產值866億元臺幣,其中4成豬肉銷售到日本,是臺灣主力外銷農產品。也因為當時豬肉價格好,經常發生從中國等口蹄疫疫區走私活體小豬或生鮮豬肉到臺灣的事件,故推測可能是病毒進入臺灣的途徑之一。另一個推測是當時的防疫觀念不普及,豬農和台商缺乏警覺性,會參觀疫區的豬場和進行種豬交流,都會增加病毒進入臺灣的機會。當口蹄疫進入臺灣後,也由於防疫觀念薄弱,飼料車和載豬車進出豬場未落實消毒程序造成傳播,而且臺灣肉豬以活體拍賣為主要交易模式,把肉豬載運到其他縣市的肉品市場進行集體交易,讓人員和動物都有機會接觸病毒,在載運過程中也透過風吹的方式,沿途散布到公路旁的豬舍,加速病毒擴散到整個臺灣養豬產業(林慧貞,2019年)。1997年的口蹄疫疫情最後在政府執行撲殺和施打疫苗的方式下於7月控制住,往後臺灣也都用施打疫苗作為控制策略。但也因為注射疫苗的關係,在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規範下,臺灣豬肉無法出口,造成產業蒙受損失。如今豬肉只能以內銷為主,在2019年統計數據中,養殖戶約只剩7,000場,在養頭數下降至550萬頭,每年屠宰數量約800萬頭,養豬產值為710億元(農委會,2020年)。

口蹄疫拔針過程

向申請OIE成為不使用疫苗之非疫國的3個條件為經過12個月的監控內沒有口蹄疫案例、未注射口蹄疫疫苗、監測未有口蹄疫病毒感染(農委會,2019年)。為使臺灣從疫區名單中除名,政府從2006年開始進行地區性和階段性拔針停打疫苗,但在2009年又出現零星口蹄疫個案,因此又恢復全國性施打疫苗。

在2016年,新農業政策將撲滅口蹄疫列為主要施政目標之一,重新嘗試口蹄疫拔針。檢討前次拔針失敗的經驗,是因為對於野外病毒的偵測和掌握不夠徹底,因此在停打疫苗前,政府加強疫苗施打,使全國疫苗注射率達90%,並依照《清除豬瘟暨口蹄疫所需疫苗之種類及其管理辦法》,規範豬在12-14週齡間完成疫苗注射,並在中和抗體力價未達16倍時進行補打疫苗以確保疫苗保護力(農委會,2020年)。除了疫苗施打也透過新的技術,能區分疫苗中不會出現的結構性蛋白,判定豬身上的抗體是來自於疫苗或野外病毒,增加掌握病毒來源的能力(劉芝君,2019年)。另外是加強環境監控,包括畜牧場、屠宰場和肉品市場的病毒監測,並進行哨兵豬和和羊隻同居試驗,以科學數據證明環境中已無口蹄疫病毒。經過一年未檢測到病毒,於2018年停止施打口蹄疫疫苗,同時政府也持續進行病毒監測,以及加強邊境檢測防堵疾病進入和備妥疫苗庫存做為預防措施,再經過一年無檢測到病毒後,2019年臺灣向OIE申請並在2020年6月由OIE宣布臺灣成為口蹄疫「不使用疫苗非疫區」(農委會,2020年)。

撲滅口蹄疫歷程

▲ 撲滅口蹄疫歷程/圖片來源:農委會,2020年。

口蹄疫拔針後下一步

口蹄疫拔針是臺灣豬肉重新出口的重要一步,然而儘管已從疫區名單中除名,臺灣養豬產業要重返國際市場還有需要突破的關卡,例如臺灣還存在傳統豬瘟(王淑瑛、陳雨馨,2019年),必須清除後才能出口至美國和日本。除了疾病,養豬業因為受到口蹄疫的重創,使產業發展停滯,許多豬舍老舊,且近年環保意識提升,無論是否建立新式豬舍都容易遭到周圍居民抗議,讓產業難以擴增。此外,因為臺灣民眾習慣食用溫體豬肉,因此產業至今仍沿用過去的毛豬活體拍賣制度,肉品分級缺乏科學依據和評鑑標準,無法和現代國際肉品交易施行的屠體評級接軌(蔡立勳,2020年)。因此,臺灣豬肉仍需要政府、產業及民眾的合作,支持養豬產業轉型升級,才能重返國際市場。  

參考文獻

  1. 侯庭鏞、項芊芸,”偶蹄動物終結者-口蹄疫”,科學月刊,第330期,1997年6月。
  2. 林慧貞,“回顧口蹄疫,1997年1700億的教訓”,農傳媒,2017年5月,https://agriharvest.tw/archives/3843
  3. 農委會,”口蹄疫撲滅策略與成果”,第6次全國農業會議,2019年,https://open6.coa.gov.tw/files/open6_MeetingConclusion/44/A01_1.pdf
  4. 農委會,”OIE通過臺灣成為口蹄疫非疫區之歷程及展望”,2020年6月,https://www.ey.gov.tw/Page/448DE008087A1971/bb9eed52-582b-4dbe-952a-90ff3c17ea3a
  5. 劉芝君,”疫區除名 最後一哩路 從崩盤到躍進,口蹄疫長征22年”,畜產報導,第226期,頁24~30,2019年8月。
  6. 王淑瑛、陳雨馨,”口蹄疫拔針成功下一步:分階段停打豬瘟疫苗”,畜產報導,第226期,頁32~34,2019年8月。
  7. 蔡立勳,“口蹄疫拔針,為什麼台灣豬還是走不到日本?”,天下雜誌,2020年6月,https://www.cw.com.tw/article/5100889?utm_campaign=line_-website_share-icon&utm_medium=website_share&utm_source=line_